學童的蛀牙與近視問題,真的該管一管!

郝市長要從學校教育落實注重學童健康,管控學童蛀牙及近視惡化情形,我個人支持。只是,執行的手法不能粗糙地以「列入校長考核」為唯一手段,難怪引發基層反彈。


從制度面來思考,北市教育局在各行政區都設有「督學」,作為各學校與市府溝通的平台。但督學的人力調配失當,導致功能連年弱化。經我研究後發現,近年督學 制度一再調整,一區一人、一年一任的制度設計,不利督學熟悉各地生態及掌握各校辦學;今年起,又改為6人兼12區,1任2年,等於業務倍增,各區督學疲於 奔命,難以發揮正面績效能。


而為什麼督學人力減少?就是因為把原有人力調去籌備世大運、管理大巨蛋工程!天啊!明明已經成立了體育局,擴編了人事,為什麼又要讓搞教育的督學跑去為2017世大運跑腿?

我要求將督學員額回歸教育業務,做好教育政策的落實。真的,關心孩子的近視或蛀牙,比搞世大運、放煙火重要多了!



台北市督學人力吃緊 1人跑2區
【聯合報╱記者郭安家、陳瑄喻/台北報導】

台北市政府員額進用幾乎凍結,連帶影響各局處人員編制,一人身兼多職相當普遍。市議員指出,北市教育局督學編制12人,僅剩6人負責全市國中小督學業務,難以掌握學校狀況。

北市府教育局主任秘書何雅娟說,市府近年來推動組織再造,也對員額控管,人員進用幾乎是零成長;督學室不僅縮編,有些督學也必須兼職,部分督學年資較長,經驗豐富,可協調其他事務。

市議員吳思瑤發現,北市督學室僅剩12人,除了6位是駐區督學,其餘人員還得「支援」局長室、秘書室,視導世大運、大巨蛋、12年國教等業務,幾乎在做行政業務。

吳思瑤說,早期督學室曾有18人編制,由1人負責1個行政區,兩年為1任;後來改為1年1任,但又導致輪調速度太快,督學難以掌握學校狀況,如今1人要負擔2個行政區,業務負擔非常大。

根據教育局統計,北市督學年資最低為4個月,最高為8年。但6位年資較高的督學要負責12個行政區、262間國中小督學業務。

吳思瑤表示,市長郝龍斌要將學童近視、蛀牙等,納入學校評鑑,那未來督學業務就顯得非常重要,但督學制度持續弱化,將不利政策宣導,也難以調查學校違規事項。

何雅娟表示,針對「視力保健計畫」,校方必須回報工作進度,若是有學校進度落後,督學就會到校了解原因;畢竟實際宣導、執行計畫的角色是老師,督學主要任務是督促學校完成該做的工作。

吳思瑤批評,北市府人事不斷精簡,政策與新業務卻持續增加,市府竟本末倒置,將人員職缺「東補西補」,如過去也將候用校長及教師支援花博。何雅娟說,這樣人事安排的確「很吃緊」,督學變得很辛苦,頗為無奈。

創作者介紹

台北市士林北投議員吳思瑤

台北市議員吳思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